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遭遇“鬼剃头”了怎么办?别心塞,这些方法赶走它!

2019-01-09 00:00:01医学界
核心提示:一夜起来惨遭“鬼剃头”?!别怕,可能只是你的免疫系统亮了“红灯”。

  比80后、90后已经老了更恐怖的一句话是什么?

  他们竟然已经秃了!!!

  

  90后脱发年龄提前20年#更是最近微博上的热议话题,不过小编以为,比起单纯脱发导致的发际线变高、“秃”显年龄、发量减少这些问题,更令人恐惧的应该是“鬼剃头”吧!

  “鬼剃头”其实是医学上“斑秃”的民间叫法,给TA起这么恐怖的名字正是因为TA的到来毫无预兆,一觉醒来整块整块的头发脱落,那场面实在令人毛骨悚然……

  斑秃到底是什么?真有那么灵异吗?

  斑秃实际上是一种慢性自身免疫性皮肤病,可在头皮、面部或身体上呈斑片状的脱发[1][2]。当免疫细胞攻击健康的毛囊时,斑秃患者会出现毛发脱落的症状,通常是从光滑的圆形斑块开始[1][2]。

  斑秃的平均发病年龄在25到35岁之间,无性别和种族差异[1][2]。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节奏加快、工作压力增大,斑秃的发病率明显增加。超过一半的斑秃患者生活质量更是深受其影响,间接导致一些严重的心理问题, 如高度的抑郁和焦虑。

  另外,所谓“鬼剃头”的叫法不过只是唬人罢了,事实上斑秃并没有这么可怕。据报道,40%单一斑状秃发的患者可以不予以特殊治疗,在6个月内即可自行痊愈;27%的患者会伴有多处斑块脱落,但仍可在12个月内实现完全持久的缓解;33%的患者将会发展为慢性斑秃[3]。

  但对于慢性斑秃的这部分患者,如果不进行系统性治疗,其中55%的患者将出现持续性的多病灶复发;30%的患者将会发展为全秃(全部头发脱落);15%的患者甚至会发展为普秃(头发及身体上的毛发全部脱落)[3]。

  斑秃应当如何治疗?

  目前有很多药物被用来治疗斑秃,然而评价它们的有效性、耐受性的数据较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尚无批准有效的治疗方案。现在较普遍的治疗方法包括皮损内注射糖皮质激素,局部外用糖皮质激素、米诺地尔,局部免疫疗法,系统性使用糖皮质激素等,同时也有许多新兴治疗方法在持续研究中[3]。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9月辉瑞制药有限公司所研发的口服JAK3抑制剂PF-06651600用于治疗斑秃获得了FDA“突破性疗法”的认定。PF-06651600的II期临床试验数据结果最近作为斑秃治疗的新突破在第27届欧洲皮肤病的性病学会(EADV)上公布。

  该研究通过脱发严重工具(SALT)评分(100分量表)评估,到第24周时,相对于基线,达到了改善头皮的毛发再生的主要功效终点。除了满足主要疗效终点外,还满足了研究中的所有次要终点。试验数据还证实了该疗法良好的安全性,与治疗组之间的不良事件(AE)发生率相近。 在研究中最常见的AE有感染、 胃肠道反应和皮肤及皮下组织疾病,未有带状疱疹的病例出现。

  2019年1月3日, PF-06651600的2b/3期临床试验宣布正式启动,这意味着将会有更多可靠的研究数据来支持和加快PF-06651600药物的研发和审查,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是数以百万计的斑秃患者的福音。

  关于JAK抑制剂

  目前所知有多达50多个免疫介导机制的细胞激素因子、生长因子的信号通路中会涉及到JAK通路[4]。JAK通路有极大的潜质在未来为更多自身免疫性疾病患者提供更优的全新的治疗方案[5]。

  辉瑞公司首个被FDA批准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RA)的靶向JAK抑制剂尚杰(枸橼酸托法替布片),便是针对传统改善病情抗风湿药(DMARDs)应答不足或不耐受的RA患者提供强效、持久疗效,且作用不依赖于甲氨蝶呤。另外,枸橼酸托法替布片也已经获批用于治疗溃疡性结肠炎、银屑病关节炎,正在开发的适应证包括幼年特发性关节炎,特应性皮炎、弥漫性硬皮病和皮肌炎等。

  PF-06651600也是一种口服JAK3抑制剂,正在研究用于治疗RA、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炎[5]。除了枸橼酸托法替布片和PF-06651600外,辉瑞公司还在多个适应证的临床试验中使用了多种激酶抑制剂,其中包括:

  ? PF-04965842:3期临床试验中用于治疗特应性皮炎(AD)的选择性JAK1抑制剂。PF-04965842于2018年2月获得了FDA的突破性治疗认定,用于治疗中度至重度AD患者。

  ? PF-06700841:正在研究中的酪氨酸激酶2(TYK2)/ JAK1抑制剂,用于治疗银屑病、克罗恩病、溃疡性结肠炎和斑秃。

  ? PF-06650833:正在研究中的白细胞介素-1受体相关激酶4(IRAK4)抑制剂,用于治疗RA。

  ? PF-06826647: 正在研究用于治疗银屑病和炎症性肠病(IBD)的TYK2抑制剂。

  参考文献:

  [1] Villasant e Fricke AC, Miteva M. Epidemiology and burden of alopecia areat a: a syst emat ic review. Clinical, Cosmetic and Investigational Dermatology. 2015;8:397-403.

  [2] Prat t CH, King LE, Messenger AG, Christ iano AM, Sundberg JP. Alopecia areat a. Nat ure reviews Disease primers. 2017;3:17011.

  [3] William CC,Vivien WY Lai,Louise P,et al. Treatment of alopecia areata: An Australian expert consensus statement. Australas J Dermatol. 2018.

  [4] Telliez JB, Dowty ME, Wang L, et al. Discovery of a JAK3-selective inhibitor: functional differentiation of JAK3-selective inhibition over pan-JAK or JAK1-selective inhibition. ACS Chem Biol. 2016;11(12):3442–51.

  [5] J Med Chem. 2018 Feb 8;61(3):1130-1152.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